撰文:孖八

筆者於大學時期,自殺地修讀了一門名為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 in Film的學科,雖然最後成績將筆者的GPA一舉拉下來,但仍受益匪淺,而那時的講師介紹了一部電影,至今仍是筆者畢生至愛的電影,那就是《The Experiment》。

這部電影翻拍2001年的同名德國電影,改編自Mario Giordano於1999年出版的小說《黑盒》,而小說則以1971年美國史丹佛大學實際實行過的監獄實驗為基礎寫成。

內容講述實驗人員將實驗對象分成警衛及囚犯,囚犯的人數多於警衛,囚犯受規條限制,警衛被賦予無限權力。當囚犯犯規,而警衛並未決定相應懲罰時,實驗便會中止,所有人都無法取得獎金。

Barris(Forest Whitaker飾)被選為警衛,讓一個現實生活中的失敗者,瞬間變為在監獄中擁有無上權力的神,肆意虐待囚犯,甚至最後連實驗人員也囚禁起來;Travis(Adrien Brody飾)則變成囚犯中的革命分子,帶頭反抗警衛的無理武力。

電影的巧妙之處在於實驗人員再三提醒:「實驗可以隨時中止,但所有人都無法取得獎金」,然而在尊嚴、人性以及安全前面,除了男主角外的所有人都沒有提出中止實驗,大家都認同了各自的身分,接受了自己認為「應得的對待」。

警衛與囚犯——一方是沉溺於權力,一方是壓抑之後的復仇;聽起來有點耳熟嗎?過高的警權造就了一群漠視民權的獄卒,同時亦逼使一群被壓抑已久的學生上街挺而走險。難道不想再一味地沉默與縱容的學生們錯了嗎?

當你在對衝擊事件指手劃腳時,不妨想一下你自己又曾對香港做過甚麼,以及現在是否還是在談論「和理非」的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