撰文:孖八

2014年佔領期間,赫然出現了好幾套有關反極權的電影,如《刺殺金正恩》、《饑餓遊戲3》以及筆者這次想寫的《未來叛變》。當年電影不算太受歡迎,惟取材切合香港局勢,故筆者特意進戲院觀看。

電影講述2048年的未來世界,色彩完全被抹殺,政府以「健康」為由,每天為人們注射,令每個人都沒有個性、情感、回憶以及藝術,連衣著和生活都完全劃一。沒有個體,只剩集體。

故事中,政府以獨裁長老為首,不斷以「語言偽術」及公關手段欺騙大眾,如以「釋放」(Release)形容謀殺等,倒黑為白的玩弄民眾。另一邊廂,主角Jonas被選為「記憶傳承者」,(Receiver),從導師Giver身上學習知識及記憶。

他在Giver帶領下於虛擬旅遊穿梭各種地方和過去,漸漸地重奪情感,更在回憶中看見一組公民抗命的影像,如六四「坦克人」王維林的片段,與Jonas和高牆對壘的情況互相勾連。然而,住慣了狗竇的人住不慣皇宮,Jonas的好友Asher對之嚴密監視,甚至百般阻撓。對,連電影中都有藍絲,What the heck。

當年,電影的宣傳文案亦非常「本土」:「抗暴新生代,自己命運,自己控制,衝破維穩。」可惜的是,電影取材是好,但整體表達不周,未能算是上佳之選,只是筆者覺得在這個局勢而言非常應景,大家且看亦無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