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中環昭隆街卻開了一間「非典型茶記」,放眼盡是少女薄荷綠,卡位整潔明淨,沒有了那混雜的「男人味」、桌上少了那麼一點油污,連耳膜也像忽然強壯了起來一般。也許不少人會覺得走了那種茶記特有的「地味」,但對筆者卻偏愛這種清靜的環境,只能說「鹹魚青菜各有所愛」。

想找個能與你一起去茶記粗食的女孩多半不易,因為大多女孩一看見傳統茶記的粗糙簡陋,以及一堆堆粗聲粗氣的「麻甩佬」,一般都會止步不前——即使那間茶記的西多士是如何的吸引、那秘製絲襪奶茶是多麼的誘人。

最近中環昭隆街卻開了一間「非典型茶記」,放眼盡是少女薄荷綠,卡位整潔明淨,沒有了那混雜的「男人味」、桌上少了那麼一點油污,連耳膜也像忽然強壯了起來一般。也許不少人會覺得走了那種茶記特有的「地味」,但筆者卻偏愛這種清靜的環境,只能說「鹹魚青菜各有所愛」。

瑞士雞翼撈丁(港幣 66 元):瑞士汁與外間相比較鹹,但雞翼肉質熟度剛好。
西多士(待定):牛油味香濃,花生醬亦有咬口。
巨型豬扒蛋飯(港幣 65 元):豬扒長達 15 cm,厚度亦至少有半吋,非常足料。